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妻凭夫贵 > 第一百一十九章

第一百一十九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宋子恒这回还真没喝多少酒,他酒量不好,是以本身在外边就会多注意,今日又因有宋有根在,他自己并未喝多少酒。
  宋有根是知道宋子恒酒量的,刘大人并几个幕僚在敬酒,他能挡的便都给宋子恒挡了。
  他酒量一向就比宋子恒好,先是跟着苏老爹练出来了,后来在京城和其周围开了铺子,苏老爹只顾在那头忙,基本不回江州,这一带的生意都由他打点,应酬多了,不说千杯不醉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
  刘夫人特意为宋子恒准备的美婢,根本没派上用场,其他人身后立着的漂亮丫鬟,还会时不时上前斟酒伺候,宋子恒身后这位,却连靠近都机会都没有,心里想来也是委屈的。
  这批丫鬟中,夫人最看中的是她。
  因着她是从歌舞坊出来的,自小被调/教,能歌善舞,又长得最出众,这才选她伺候年轻有为的宋大人。
  为了今日,半个月前夫人就着人培训她了,琴棋书画她本就会一半,至于后边的书画,便临时硬背了那些风雅的诗词句子,日后在宋大人吟诗作画之时,不至于在一旁说不上话。
  教她的姑姑也说了,□□添香,男子爱的是这种氛围,教她懂些皮毛,不至于扫兴,她又长得美,再学些情趣,基本便够了。
  这些她都牢牢记在心里,学得认真,可谁也没想到,她准备了这般久,竟遭如此冷落!
  她先前进来见了桌上最年轻俊美的男子,已知今日便要伺候他,心头便砰砰开始跳,宋大人不爱喝酒,她便没有使劲给他斟满,只是心想大人长途奔波,想是累了,便想给他垂垂肩,松泛松泛。
  只是纤纤玉手刚碰上肩,便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拂开了,她还当宋大人不小心,或是不喜人触碰,刚想道歉,却见他转过脸,不咸不淡的道:“你退下罢,这里不用伺候。”
  她当时脸就白了,不明白自个儿哪里惹得大人不快,立在不远处的宋大人家下人过来,道他家主子不爱丫鬟伺候,并不是她的错,她的脸色也没见多好,不敢埋怨贵客,夫人吩咐的她也不敢不听,便乖乖立在宋大人身后,不上前打扰,只一双含情美眸时不时抬头看他几眼,眼神百转千回。
  奈何宋大人太不解风情,一次都未回头。
  刘妈进来,就看到屋里最漂亮的丫鬟立在老爷身后,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,那双狐狸眼睛写满了不安分。刘妈不由在心里哼了声,这狐狸精就是把老爷身后看出个窟窿来,老爷也不见得会回头看她一眼。
  也不想想她家老爷是何等人物,自来与太太情投意合,哪能将这等货色看在眼里。
  刘妈连半个眼神也没分给那丫鬟,径直来到宋子恒身旁,宋子恒见她过来似有些惊讶:“为何过来这边,娘子那儿可是有事?”
  “老爷无须担心,太太带着小少爷回屋休息了,只怕老爷不胜酒力,大牛照看不过来,便叫老奴也过来瞧瞧。”刘妈笑着回道,悄无声息的挤走了刘夫人特意安排的丫鬟,不动如钟的立在宋子恒身后。
  酒过三巡,已过了巳时五刻,酒桌却远不到散场之时。
  刘夫人安排的丫鬟悄然被叫走,除了刘妈和大牛,并无人关注,半响后,刘妈也回去了,只叫大牛好生照看老爷。
  屋内,先前在宋子恒身后伺候的丫鬟跪在地上,刘夫人的奶娘皱眉问:“你究竟是如此伺候宋大人的?”
  丫鬟不敢隐瞒,忙一五一十的说了:“奴婢才过去,宋大人便叫奴婢退下,宋大人家的下人叫奴婢在一旁候着,他家大人不爱用丫鬟,后来宋夫人又叫了个婆子来伺候,那婆子一来便把奴婢挤走……”
  奶娘又问:“那婆子可还说了甚么?”
  丫鬟摇头:“她并未瞧奴婢一眼。”
  刘夫人看了奶娘一眼,奶娘随即缓和了语气,温和的笑道:“夫人知道了,这事不怪你,你下去歇着罢,这月月例多加一成。”
  丫鬟听后非但没多少喜悦,反而脸色白了白,只在夫人跟前不敢造次,勉强点头谢过了,这才离去。
  原本按照夫人的意思,她今夜伺候了宋大人,叫宋大人满意的话,说不得就随宋大人走了。
  听闻宋大人后院简单,除了正室夫人,连个妾室也无,又是年轻俊秀的风流才子,自打知道夫人安排她伺候宋大人,姐妹们别提多羡慕了,比起以前那些个来府上的贵客,宋大人这般人物,谁不想伺候?
  若以后都随了宋大人,从此过上安稳日子,岂不更好?
  当时在宴上既委屈又失落,听得夫人有请,她才重新燃起希望,夫人想替老爷拉拢宋大人,既然点了她,想必会想办法让宋大人收了她。却没成想夫人只这一番问,便再也不说要她好生伺候宋大人的话了,加一成的月银,无非是安抚罢了。
  丫鬟难受又失落的离去,原先羡慕嫉妒她的姐妹们,得了消息指不定该怎么笑她。
  屋子空下来,刘夫人身后只两个丫鬟在给她捶背揉肩,奶娘立在一旁道:“这宋大人待宋夫人一片情深,倒不是传言。”
  “可不是,我倒还想见识一番,能将宋大人这般人物牢牢抓在手里的女人,有何等手段。”刘夫人揉了揉太阳穴,语气里不免有些羡慕,“没成想这等事根本用不着宋夫人动手。能嫁与这般的男子,她倒是幸运。”
  “谁不是从新婚燕尔走过来的。”奶娘见刘夫人心情低落,又安慰道,“宋大人是长情之人,也是因着宋夫人还年轻,漂亮鲜嫩,又有少年相伴的感情,宋大人现在眼里瞧不见其他,也实属正常。只是待她年老色衰,怕就没这般幸运了,男人永远最爱年轻漂亮的姑娘。”
  刘夫人扯了嘴角笑道:“与咱们无关的事,不提也罢,现在宋大人自个儿不喜那丫鬟,你去叫人瞧着别让她弄出祸事来。”
  “夫人吩咐得极是,若丫鬟不甘心,闹出些什么来,惹得宋大人与其夫人都不悦,倒真就给老爷添乱了。”奶娘应着,匆忙出去着人吩咐下去。
  苏婉给小家伙洗完澡,又给自己洗了个澡,刚躺到床上,刘妈便回来报了。
  宋良辰听得懂她们在讨论他爹,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兴奋的喊道:“爹爹。”
  刘妈还以为小少爷睡下了,冷不丁瞧见精致的小脸凑到自己眼前,差点惊了一下,忙道:“小少爷还未睡?”
  宋良辰挥了挥小拳头:“回家了!”
  小绿便在一旁道:“头一次回老家,小少爷也兴奋呢。”
  “再兴奋也得睡觉,明儿一早起来,直接上车回宋家村,养足精神,见了爷爷奶奶和曾奶奶,记得好好表现了。”苏婉将小家伙抱起来,拍了拍他的小屁股,然后一把塞回被子里。
  小家伙装着苏婉的手腕,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,告状道:“爹爹不睡。”
  “是,爹爹不睡,他不乖,咱们良辰早点睡,比他乖。”
  宋良辰咧着嘴笑了,他小人儿精明的很,不会轻易被几句夸奖忽悠,开始提要求:“娘不亲爹爹,亲良辰。”
  苏婉便在他小脸蛋上亲了一下,“娘只亲最乖的人,要不要睡觉?”
  “要。”宋良辰点点头,这才听话的闭上了眼睛。
  小绿和刘妈也退出去了,吹灭灯替他们关上门。
  苏婉怀里抱着热乎乎软绵绵的小身子,跟个小火炉似得,不只是暖和,热得有些叫人发热,又加上少了宋子恒宽厚的胸膛,苏婉睡得有些不安稳,迷迷糊糊被热醒的,一睁开眼,房门也吱呀一声开了。
  “相公?”
  宋子恒放低了声音:“吵醒娘子了?”
  “没,热醒的。”苏婉小心把宋良辰挪到里头,半坐起身,歪着头等宋子恒走进来,外头月亮不大,夜色很暗,关上门更是一阵漆黑,宋子恒也没点灯,只摸着黑进去,而后碰到一只手,柔软修长,小巧玲珑,他一只大掌便能将其紧紧包裹。
  宋子恒的手掌干燥,温热,大拇指在手背上轻轻划过,触感幼滑,令人爱不释手。
  苏婉轻笑:“相公酒量越发好了。”
  “我并未喝多少,倒是大哥,几乎被灌醉了。”
  话罢,宋子恒顺着苏婉的手,慢慢贴着她在床上坐下。
  “你儿子睡觉喜欢贴着人,小身子又热得跟火炉似得,晚上你睡中间。”苏婉往外挪了挪。
  宋子恒却没直接睡到中间去,脱了外衣,直接掀开被子压在苏婉身上,轻笑:“我也怕热,如何办,不如让他一个人睡最里头??”
  苏婉却话锋一转:“相公今日好艳福,听闻给你斟酒的那位姑娘,脸蛋秀美腰肢柔软,声音如黄莺般清脆?”
  “今日委实没仔细看,娘子若真好奇,不如我明日把人叫来,好好看个够,也好仔细说与娘子。”宋子恒声音里不免遗憾。
  “何至于等到明日,相公若想,现在便去瞧瞧罢。”
  “这如何使得,在下家有河东狮,若敢一夜不归,委实要被剁了扔河里喂鱼。”
  宋子恒的话刚刚落音,鼻尖便被苏婉狠狠咬了一口,宋子恒也没呼痛,只是被苏婉放开口,说了一句话。
  “娘子越发像良辰了。”没事就喜欢乱咬人。
  苏婉却道:“相公放心,你若真做了那事,我也不会剁了你喂鱼,杀人偿命,没得赔上我自个儿。”
  “不是说要同生共死么,怎的又不愿了?”宋子恒捏了捏苏婉的鼻子,“出尔反尔。”
  苏婉双手从被中伸了出来,抱着宋子恒的脖子,鼻尖蹭着他的鼻尖:“相公若不想我出尔反尔,就一辈子只守着我一人便好了,否则我随时会变卦。”
  宋子恒叹气,一副认命的语气:“我这辈子也就有精力守你一人罢了。一个已经叫我焦头难额,哪敢再要别的?”
  “相公竟如此有觉悟,我便放心了。”苏婉轻笑,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宋子恒的脸,故作轻佻道,“待到了上任之地,比刘大人热情妥帖的比比皆是,我没空盯着这边,相公可得好好保护自个儿,若不注意被人占了便宜去,小心……”
  苏婉的话还没说完,嘴唇已经被满满堵住了,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  倒是宋子恒喘着气,上下忙活不停,仍游刃有余的回道:“娘子只管放心便是。”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宋良辰今天早上很不高兴,从起床时起,小脸蛋就绷了一个早上。
  他昨天跟娘说好了,爹不乖,那么晚了还不回来睡觉,以后他们都不理爹,结果他爹趁他晚上睡着了,偷偷溜进来,还故意分开他和娘,睡在他们中间,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不是窝在娘亲香软的怀抱里时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  爹爹不要脸,趁虚而入!
  还有更不要脸的,不让娘亲他,他就跑去亲娘,亲的是嘴巴——连他都没有亲娘的嘴巴!
  宋良辰很生气,自起床后,见了谁进来都要告他爹一状,别看他人小,却口齿清晰说话流利,还很有条理,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,于是宋有根大牛刘妈小绿他们,都知道了宋子恒昨晚的“恶行”。
  有个小话唠又学会了见人就告状的儿子,宋大人光辉的形象正在一点点跌落,原先还只是在家人面前没脸,今日一早,刘夫人作为热情好客的女主人,亲自来客人屋里问候,又“知道”他们这回是顺路回乡探亲,还备了给宋老爹他们的礼物,叫一道带过去。
  可谓是面面俱到。
  刘夫人搭着奶娘的手往里面走,还未走进就听到屋里小家伙口齿清晰的在罗列他爹的一桩桩罪行,声声控诉,叫人无法忽视。刘夫人正要踏进屋的脚一顿,有些不知是该进该退,还是小绿眼睛尖,忙把人迎了进来。
  “弟妹昨夜睡得可好?”刘夫人只有片刻的尴尬,脸色瞬间恢复正常,笑盈盈的问道,“我方才在外听得一耳朵,小侄子昨夜竟是同弟妹一道睡的,可是屋子备的不好?”
  “叫嫂夫人笑话了,良辰平日就爱与我们睡。”
  宋良辰旁边纠正道:“我只想与娘睡,爹好讨厌,每次都打扰我们。”
  刘夫人掩唇一笑,而后又道:“小侄子年岁小,与大人睡倒也正常,弟妹倒不如叫奶娘陪他睡,你趁着年轻多要几个孩子,年纪大了便不好生了。”
  宋良辰却眨着眼睛问苏婉:“奶娘是什么?”
  “就是除娘亲外,从小给你喂奶,帮你洗澡替你穿衣裳的人。”
  刘夫人本想问苏婉是不是未给孩子准备奶娘,不然他不会不清楚。却听得宋良辰冷不丁一声:“我知道了,就是爹爹!”
  苏婉清了清嗓子,差点没笑出来,忙忍住了,笑着提醒道:“奶娘是女子,爹爹与你一样,都是男子汉。”
  刘夫人先还想小孩子说话就是这般没头没尾,听得苏婉后一句提醒,才反应过来,想是宋大人平日这般照顾了孩子,这孩子才会觉得他爹就是奶娘。
  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