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妻凭夫贵 > 第一百三十一章

第一百三十一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午觉起来,苏婉无聊的歪在榻上,时不时看了眼外头的天色,有些担忧,刘妈正好端了点心进来,便听着苏婉问:“天色有些暗下来了,是不是要刮大风下大雨?”
  “这个老奴也不甚清楚,瞧着样子却像是的。”刘妈也没是第一回来沿海,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只当苏婉这坐立不安的神情,是因为担心宋子恒,便建议道,“若夫人放心不下老爷,不如现在派人去将老爷请回来?”
  “算了,他在忙正事,别打扰他。”
  “是。”刘妈点了点头,“新出炉的点心,夫人要不要吃一些?”
  苏婉随意塞了一块到嘴里,脸上并无多大神色,又问:“良辰他们可还好?”
  “整个大栓几个在屋里玩,看着还好,也不闹矛盾。”
  “那就好。”苏婉确实吃不下去,及时收了手,又瞧了眼窗外。刘妈瞧她这样子,也不放心,想了想便问:“夫人可要打牌?小绿现在应该也无事,叫她来一道陪夫人摸几把。”
  苏婉挥挥手:“这会儿没心情摸牌。”
  刘妈于是便把打麻将的建议也收回了,又想了下,道:“对了,夫人前儿吩咐的给几个孩子做的衣裳,现在已经做好了一身。”
  “怎地这么快?”
  “新来的小丫鬟彩萍是个手巧的,她帮着做,其余都是大栓娘连夜赶出来的,她给大栓几个做惯了衣裳,知道小孩子的衣裳怎么缝更好穿。”刘妈笑着解释道,又问,“夫人可要把孩子们请过来试一试新衣裳?”
  苏婉果然感兴趣的点头:“你叫他们都过来罢,还有大栓娘,告诉她既然孩子们第一身的赶工出来,第二套倒不用这般急,让她先给自己也裁一身。”
  “老奴这就去说与大栓娘,不过她那性子,应该要给孩子们都做完了新衣裳,才顾得上自己。”
  “你把话带到就是了。”
  “是。”刘妈笑容满面的出去了。
  不一会儿,宋良辰为首的小豆丁们过来,宋良辰瞧见苏婉歪在榻上,也不用人扶,手脚并用,一骨碌爬了上去,再攀着苏婉的手臂,直接滚进她怀里,仰着头甜蜜蜜的笑:“娘,你给我做了新衣裳吗?”
  “跟你没关系,你自个儿天天都穿衣裳,大栓几个头一次来咱们家做客,这是给他们做的。”
  宋良辰也没多计较,只是撇了撇嘴:“没有就没有,反正只要我开口,他们都就会给我穿。”瞥到苏婉的眼神,忙又加了一句,“当然我的也跟他们穿,娘说过做人不能小气,好东西要跟大家分享嘛。”
  瞧见苏婉又笑了,宋良辰还卖乖道:“娘要穿吗?”
  “我就是想,也穿不上你的小衣裳。”苏婉轻轻拍了下他的头,宋良辰摸着小脑袋嘿嘿笑了一声。
  几个孩子似是被教过规矩,甫一进来,都还有些拘谨的站在地下,还是苏婉笑着拍了拍榻:“你们都站着做啥,都过来坐啊。”
  孩子们这才乖乖的过来,一个个也学着宋良辰的样子脱鞋爬上软塌。
  宋良辰某些方面确实比较大方,小伙伴们都由新衣裳,就他没有,他也不介意,在旁边笑呵呵看着他们一个个换上新衣裳。给孩子做们的新衣裳是小号的青衫,一个个再绑了个书生头,看起来都有些像严肃的小夫子了。
  “娘,我要跟他们穿一样的衣裳!”宋良辰忽然要求道。
  “好,小少爷稍等,老奴这就去给您找来。”宋良辰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。
  不一会儿,便都做了小书生打扮,看起来确实斯文许多,苏婉拿了本书在一旁道:“既然穿成这样,不如我来给你们上上课。”
  话刚落音,忽然门外响起一阵呼啸,然后是门窗被吹得震响的声音,几个孩子还好些,毕竟见过这阵式,宋良辰是真的被吓到了,下意识爬到苏婉怀里,只是对上小伙伴们莫名的眼神,才觉得自己这样大惊小怪的很不威武,他脸色凝了凝,忽然抬头看着苏婉:“娘不怕,良辰保护你!”
  苏婉搂着他的小身子,柔声道:“好,娘就等着家里的小男子汉保护我。”
  宋良辰抿嘴笑了,上一秒的受惊顿时一扫而空,确实多了些勇气的样子,道:“毕竟爹不在,家里就剩我这个男人啦!”
  说起宋子恒,宋良辰脸上又有些恹恹的了,小声问:“娘,爹去哪里了,怎么一直看不到他?”
  宋子恒这两日都早出晚归,天没亮就起来出门了,回来时宋良辰早已睡下,别说他了,苏婉都要撑着不睡才能见宋子恒一眼。
  “爹在做大事呢,整个琼州的百姓都要靠他,咱们别打扰他,好不好?”苏婉摸着宋良辰的头。
  小伙伴们的好处便显出来了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安慰他。
  “我爹说大人是咱们这里最厉害的人,他肯定不会有事的!”
  “这才几日算什么,我爹时常一出去就是好久好久呢,不过他每次回来都会带好吃的肉,说不定你爹也去赚钱买肉吃了!”
  “我爹出门到现在还没回来!”大栓拉了拉宋良辰的手臂,“你放心,我们会帮你保护你娘的。”
  虎子和二狗子齐齐点头:“就是,咱们是兄弟,你娘就是我娘,我们会帮你一起保护她的!”
  二栓是里头最聪明的一个,虽然除宋良辰以外就他最小了,这个时候画风也有些不对:“笨蛋,就刮风下雨而已,咱们见多了,只要不跑出去,就没事啦。”
  年纪最大的虎子摸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是哦,不出去就不会有事,我差点忘了。”
  苏婉虽然心头的复杂不少,然而听得这些童言童语,心下还是受用的,挨个摸了摸他们的头:“你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  这时刘妈已在外头吩咐人关好门窗,收拾好外头被刮得东倒西歪的东西,还记得叫两个家丁去将被风吹起的秋千:“这是小少爷最爱坐的秋千,快拆下来放好,别叫吹坏了。”
  安排好这些,才推门进屋,脸色有些凝重的道:“夫人,是琼州当地人的门房说瞧这点儿,铁飓怕是要来了,叫咱们呆在屋里最好别出去。”
  苏婉点头,脸色还算镇定,只吩咐道:“老爷应该在海边,可安排人去接了?”
  “已经去了。”
  “点灯吧,屋里太黑了。”
  天色迅速暗沉下来,还是下午时分,这会儿看着却已经像是天黑了,屋外风呼呼作响,越刮越大,门窗都紧闭着,却还是被吹得吱呀作响,树叶更是吹得剧烈摇摆,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连根拔起一样。
  雨还没下,老天却像是分分钟要把翻涌的水倒下来一眼,宋良辰趴在苏婉怀里,几个孩子也都挨在她身边坐着,以过来人的姿态安慰宋良辰道:“虽然这次风吹得大,不过很快就会走的。”
  苏婉放心不下在外面的宋子恒,瞧见宋良辰这神情,也忍着没表现出来,拍了拍他道:“给你小伙伴们讲个故事好不好?”
  宋良辰抬眼:“我讲吗?”
  “你可还有记得的?”
  小胸脯一挺:“我全部都记得!”
  “那就给大家讲个有趣的。”苏婉看了小伙伴一眼,“都做好了鼓掌,咱们小良辰要来讲故事了。”
  大家很捧场的鼓掌,小家伙这才提起精神,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。
  苏婉一面听着,一面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风越刮越大,雨也在下了,这雨没什么缓冲期,一下来就是豆大的雨粒,一眨眼地上全湿了。
  大概下了一刻钟,地上开始蓄起有规模的水滩,宋子恒满身是水的进来,头一次看起来很有些狼狈。
  宋良辰的故事忽然被中断,他也不介意,小家伙反应飞快,一转眼就从榻上爬下去,光着小脚丫哒哒哒跑到宋子恒跟前,长手抱住他的腿:“爹,你回来啦!”
  速度太快,宋子恒都没拦住他,不由苦笑:“爹身上一身水,你凑过来衣裳都弄湿了。”
  宋良辰眨着眼睛,一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,苏婉也下了塌,眼底闪过一丝放心,抿唇笑道:“都已经湿了,稍后再换就是,你今儿可要好好奖励良辰,你不在,他说要保护我呢。”
  “是吗?”宋子恒深深的看了苏婉一眼,又低头,看着儿子那双跟妻子如出一辙的眸子里,写满了慕孺,顿时有些心软,一把抱起小家伙,“长大了,都知道保护娘了?”
  宋良辰咧着嘴笑:“我也是男子汉。”
  在一旁的刘妈也松了口气,笑道:“老爷可要叫人打水过来洗漱?”
  宋子恒点头:“去罢。”
  父亲对孩子来说,确实是个不可或缺的存在,即使对方平日不爱表达,不显山露水,父子关系看着远没有母子之间亲密,然而到了必要的时候,他却是不可代替的,如一座大山,为自己遮风挡雨无所不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