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与君初相识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来袭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来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空荡荡的京师朝廷大殿里,四处都积满了灰,顺德赤脚站在平整又布满尘埃的大殿里。
   
    “啦啦啦……”她哼着歌,心情颇为愉快似的在地上快步走过。及至快要登上最上方的龙椅,她忽然一转身,向身后伸出了手,“朱凌,快过来。”
   
    顺德的指尖连着一条青色的丝线。丝线在顺德身后连着一人的眉心。
   
    已被大国师杀死的朱凌竟然又“活”了过来!
   
    他依旧身着过去的那件玄甲铁衣,往顺德这方走来。只是他表情呆滞,面上带着毫无生气的乌青之色,眉心的丝线签到顺德公主指尖,顺德公主动动手指头,他就往前面走上一两步。
   
    他手臂的皮肤泛着淡淡的青光。一直顺着顺德的丝线,坐到了那蒙了尘的龙椅之上。
   
    顺德看着朱凌,嘴角一弯,眉开眼笑:“你看呐,这朝堂都是本宫的了。”她道,“本宫让你坐,你便可坐,本宫想让谁坐,谁都可以坐。”
   
    她说着,又动了动另一个手指,在她指尖链接的丝线上,姬成羽赫然踏了出来。
   
    与朱凌一样,他浑身皮肤皆泛着青光,他眼神呆滞,眉心也连上了一根青色的丝线。
   
    “本宫记得,你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,他哥哥叛出国师府,去做了个和尚,他在国师府受尽欺凌,还是你帮了他。后来,你救了本宫,也被毁了脸,其他人都怕你,但他却日日来看你。你们情谊犹如兄弟,这皇位,便一同坐罢。”
   
    顺德说着,勾勾指尖,让姬成羽挨着朱凌在皇位上坐下。
   
    “这多好。”顺德唇角扬起,笑容诡异得令人胆寒,“这天下人,都这么听话,该多好。”
   
    她一转身,往殿内外走去,赤脚踩过地上的尘埃。
   
    宫城之中,一片死寂。
   
    地上的横尸与断木显示着这个地方之前经历过的仓皇。
   
    顺德深吸一口气,她一抬手,青色丝线往下一拉,一只黑色的乌鸦被拽入顺德手中:“来,乖,快告诉本宫,北境那边,都有些什么消息了?我终于捏好了我的木偶们,是时候,带他们出去走走了……”
   
    ……
   
    在林昊青落下顺德公主恐怕即将前来北境的消息之后,北境的筹备越发紧张了起来。
   
    给边界的最后一个关卡打下桩子的那天,纪云禾同时也在关卡外见到了从京城逃来的故人——姬宁。
   
    经过这一场繁复的风波,稚嫩的少年已经成熟了不少,当初他离开北境,回京师时,眼中还有对未来的迷茫和对自己的怀疑,而现在,纪云禾在他眼中看不到这样的情绪了。
   
    短短的时间里,他二入北境,这个国师府的小弟子经历过姬成羽的死亡,他好像忽然之间长大了。
   
    “阿纪。”姬宁还是如此唤纪云禾,“顺德公主已经疯了……她用术法捏出了许多傀儡,而后又用傀儡杀人……京城里的人……”言及此处,姬宁的神色还是有几分颤抖,他深吸一口气,“都死了。他们……都变成了顺德的提线木偶……”
   
    纪云禾沉默片刻,她肃容问道:“有多少?”
   
    “数不清……”
   
    “她能操控多少?”
   
    “都能操控……那些傀儡……成千上万,都听她的。我好不容易才从京师逃出来……”
   
    眼见姬宁提及此事,浑身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,纪云禾拍了拍他的肩,安抚道:“先别想了,你在北境先休整片刻……”
   
    “我还带着一个朋友过来。”他倏尔仰头,眸中光华灼灼的看着纪云禾道,“希望可以帮到你们……”姬宁侧过身子,让纪云禾看见了他身后的人,纪云禾一怔……
   
    适时,天正夕阳,晚霞遍天,随着纪云禾打下最后一个结界的桩子,黑色狐火犹在阵法的辅助下,烧了了一根直通天际的巨大狐火火炬。
   
    在黑色火焰边缘,橘黄的火焰依次展开,在北境南方竖起了一道坚不可破的火焰城墙。将晚霞退去,渐渐黑暗的北境黑夜照亮。
   
    纪云禾站在火焰城墙之后,看着面前还身着国师府衣裳的两人,道:“我带你们去北境城。”
   
    ……
   
    北境边界的火焰城墙之高,上达天际,城墙之间,唯有玄铁铸就的大门可以打开。
   
    不日,北境所有主事者在大殿的会议之后,终于也下达了禁止难民再入北境的指令。北境向南的十数个关口悉数将大门阖上,一时间边界之外,哀鸿遍野,满目疮痍。
   
    与此同时,长意并没有真正的清醒过来,他一直在保持沉睡。
   
    空明等人竭力瞒下长意沉睡的消息,唯恐扰乱军心。
   
    几人见过姬宁,从姬宁口中得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——此前在北境爆发的雷火岩浆,或许是顺德的克星。
   
    顺德五行为木,她所吸食的青鸾与大国师的力量也皆为木之属性。火之术法最为克制她。而雷火岩浆更是天下炎火之最,可灼万物。
   
    纪云禾得知此事之后,带着林昊青与空明去了北境城外。
   
    在此前雷火岩浆喷涌而出的时候,长意以术法凝做冰墙,阻挡了岩浆流入北境城中。岩浆冷却之后,黑色的石块裸露在山体之上,宛如群山之翼,围着蜿蜒的山体成了一条绵长的平台。
   
    先前长意已经命人在上面建造了武器以作防御之用。
   
    林昊青查探了一番山体上的岩石,登时眸光大亮:“此石乃雷火岩浆凝成,制成武器,或可克制顺德用术法凝聚起来的傀儡。”
   
    空明点头:“我这便回去,让人抓紧采此岩石,制作武器。”
   
    “北境山上可还有雷火岩浆?”林昊青问。
   
    “嗯。此前岩浆喷涌之后,我曾派人去山上探查过,山上尚有一个洞口,内里炎热至极,翻滚着尚且裸露在外的岩浆。”
   
    林昊青将手中雷火岩石握住,他看着纪云禾:“你和这熔岩,或许就是这天下转圜的生机。”
   
    三人在山上探查了岩浆的位置。那处岩浆翻涌,离那洞口尚有十来丈的距离,他们就觉得灼热非常,皮肤似乎都要被灼伤。雪山顶上的积雪终年不化,但在这火山口处,全是裸露的岩石,被灼烧得干裂,别说积雪,连草木也未见半点。
   
    空明与林昊青两人抵御不了灼热的气浪,被迫停在了十余丈外,纪云禾以狐火护身,她对两人道:“我先去洞口探查一下,看看地形。”
   
    两人不疑有他,在原处静静等着纪云禾。
   
    纪云禾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翻滚的浓烟之中。
   
    她一路踏到雷火岩浆旁边,灼热的气息让她也难受至极。
   
    但每当她觉得身体快要被这火焰撕开的时候,她心头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凉意将她心脉护住。这个感觉纪云禾是有些熟悉的,当初,她被雷火岩浆灼伤,长意带着她去冰封之海疗伤,服下海灵芝的时候,便是这个感觉。
   
    她摸了摸心口。
   
    她尚且记得,此前,在冰封之海时,顺德将长意抓回京城的时候,她是吞下了一个海灵芝,强行离开的冰封之海。此后,海灵芝对她身体并无什么影响,她几乎也已经忘了这个事,却原来,到此时,海灵芝都还护着她的吗……
  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