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晚明霸业 > 第九百零二章 永王的选择

第九百零二章 永王的选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送别手下,徐梁的表情不悲不喜,如今他已经度过了那种悲喜不能控制的年纪。
  看了下日程表,又到了和儿子一起游戏的时间,在孩子几乎每日都有变化的年纪,这种陪伴无论如何都不能少。
  朱媺娖本以为这是个培养孩子艺术审美的游戏。因为钟粹宫的一间偏殿了摆满了宫中收藏的画作。还有泰西传教士进贡的西洋画。
  听说那都是用鸡蛋黄调出来的色彩,所以叫做蛋彩画。
  不过具体的游戏内容却与艺术无关。
  徐梁弯腰牵着小家伙的手。走到一副泰西蛋彩画前,道:仔细看哦,五分钟后爹爹要提问。
  小家伙看了一旁宦官抬着的座钟,略有些紧张地盯着画作,一动不动。
  当宦官提示到了五分钟,徐梁便命人将画作转过去。
  画上有几只鸟?徐梁问道。
  朱媺娖吓了一跳。她压根没有看到画上有鸟。
  这明明是一副少女和朋友在河边散步的画。
  三只。小家伙奶声奶气说道。
  在什么位置?徐梁又问道。
  一只在树上,还有两只在湖上。小家伙咬字已经清晰了,但还带着幼儿说话的气促。
  那只鸟停在哪棵树上?
  在第二……、三!这边第三棵树。小家伙伸出肉噗噗的左手,在空中摇了摇。
  那颗树有叶子么?
  有。
  几片叶子?
  ……小家伙看着父亲,眼中蒙上了一层水汽。
  让你看仔细的。徐梁道:不要扫一眼就过去。要记忆、思考!好了,换个简单点的,湖上有几条船?
  看着父子两人的游戏,朱媺娖觉得很受打击。她也看了五分钟,但一个问题都答不上来。不过换个角度想,这点上似乎能说明孩子的确遗传了父亲的天资,说不定年纪再大点,也是个神童似的人物。
  不过既然如此,为何陛下拒绝了群臣立太子的请求呢?
  按照大明的传统,陛下的嫡长子在周岁之后就会被册立为太子。
  是因为陛下对这个神童儿子还不满意?嫌他不够神?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像他那样生而知之呢?
  朱媺娖已经忘了游戏,沉浸在自己的忧虑之中。
  因为陛下反对册立皇太子,引起了朝野普遍忧虑。大明是个重视传统的国家,嫡庶有别,长幼有分,嫡长子必然是皇位的继承人。现在陛下有虚席以待的苗头,是否会造成第二次国本之争?
  徐梁给出的理由很简单:遽然给予厚位,恐怕不寿。
  这个理由虽然牵强,但小孩子要贱养才能平安长大却是民间普遍认知,拿到这个解释也能聊以安慰。
  很快帝室和百官就从册立皇太子的问题上转移了注意力。
  因为永王慈炤要去京师讲武堂读书了。
  别说皇室,但凡家中有些财力的人家都会延请西席,在家中教授子弟读书。之所以有些人家进士辈出,正是源于这样的优质教育。在士人眼中,只有家境一般的人家才会去义塾、社学,自然是不可能成材的。
  皇室子弟的读书进学更加复杂一些。首先从教材而言,虽然也是理学的一套,但历史和古文教育比寻常士子读的更多。而且不用学习时文制艺,对书法绘画等艺术领域的学习反而更重要些。在完成了基础文化教育之后,就是各种治国方面的教育,包括大明典制之类。
  朱慈炤要去讲武堂读书,可以说是皇室迈向民间的重要信号,也可以认为是对皇室传统教育的破坏。
  如果没有徐梁和朱慈烺的大力支持,朱慈炤甚至没有机会走出府邸。
  讲武堂虽然属于乡学,但入学便计算军龄,为大明现役军人。毕业之后分配入各旗队,根据成绩不等授予士官衔职。如果成绩十分优秀,还可以保送进入武备大学,优等毕业生可以直接授予上尉军衔。
  从这个角度而言。朱慈炤非但是入学读书,更是参军入伍了。
  如果有皇室宗亲入伍,那对于提高武人地位是很有帮助的。徐梁对朱媺娖道:想当年祖宗也是披坚持锐打的天下,我也曾亲临战阵,有什么丢脸的?太祖高皇帝还当过和尚和乞丐呢,相比之下入伍岂不是上档次得多了?
  朱媺娖看着乳母牵着的小家伙。道:大人还是希望自家孩子能够读书上进。
  徐梁笑了:上进?他再进一步就是我这个位子了。
  朱媺娖瞬间回过神来,分说道:并非只有地位上往上走才是上进呀。从蒙昧无知到通达明理,这岂不也是上进?
  这般说来也对。徐梁道:军队里更容易学得通达明理。对了,明日我和朱慈烺亲自送慈炤去讲武堂,有些事顺路交代一下。
  徐梁乐见慈炤能够开这个头,但也要顾虑到永王这个身份对的教学秩序的破坏。
  在操场上,教官是否敢对慈炤下令乃至下手?周围同学得知他的身份,是否会故意溜须奉迎?一旦出宫,慈炤的权力就会大得令人仰视。是否会对十六岁的花季年龄产生不良影响?
  徐梁要交代的,便是这些事,是否能承受得住高强度的体能训练,是否会堕了皇家威仪……徐梁这个姐夫显然更重视弟弟的成长。
  朱慈炤也已经到了分辨是非好坏的年龄,姐姐的担心吃穿让他感受到了关爱,从姐夫和兄长的忧虑中他也感受到了关爱。
  陛下,我深以为宗室贤良袭封之论是天下最好的道理!朱慈炤的声音还有些稚嫩。但听得出其中的坚定。他道:我本想以徐姓入学,不让旁人知道我的身份。不过兄长那边……
  姓氏是一种烙印。绝非简单的符号。
  徐梁笑了笑,表示理解。
  不过我还是希望入学之后能够改名,掩饰亲王身份,好叫教官对我一视同仁。朱慈炤道:若是因为王爵而得高分,我却不能受此侮辱。
  在这个年纪的青少年总是希望能够社会和周遭的人正视他们本身,也算是青春期特有的心理状态。反倒是成年之后。人们更喜欢用社会身份、财富地位来介绍自己。
  我也是这般想的。徐梁道朝车厢后座的柳如是伸了伸手。
  柳如是连忙递上一个信封。
  徐梁接过随手递给了朱慈炤。
  朱慈炤看了哥哥一眼,见他示意立刻就看,当下打开信封,取出里面的一张薄纸。纸上是一份新的入学通知书,显然是徐梁命人连夜制作的。这份通知书上。朱慈炤的姓名已经改成了徐义勇。
  一个普通得近乎俗套的名字。
  ‘勇’借‘永’之音,姐夫愿你在军中奋勇前行,不负‘永王’之号。徐梁道。
  多谢皇兄!徐义勇大喜,恨不得给徐梁见大礼。
  你姐姐赐了你财帛金银,姐夫若要再送这些,恐怕你也不喜。徐梁说着,柳如是又从后面递上了一个三尺余长的木质剑盒。
  这是……朱慈炤颇有些意外。
  着朝服时的佩剑。徐梁道:军、士的佩剑由大都督府总训导部授予。不过朝服正装的佩剑可以用各家的私剑,这柄剑就是送给你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