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乱世枭雄 > 第六章 王与寇 中

第六章 王与寇 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邺城东郊的森林中,几只瘦弱的鸟儿在低矮的树枝上寻觅着食物,在这个战乱的年代,不要说人,就连小鸟也找不到食物。这几个小鸟正在觅食时,满地的落叶沙沙作响,小鸟似乎觉察到危险似的,噗哧几声拍着翅膀飞走了,而此刻森林中缓缓走来一个巨大的身影,那人抱着一个似乎已经陷入昏迷的少年,这两个人自是铁武与慕容垂。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垂,已经意识模糊了,铁武却似乎并不怎么关心,他认为慕容垂若没有这种受伤的经历,将来征战天下只是笑谈,况且只是一支利箭射穿肩膀,只要修养数日,既可无碍。铁武走到一片柔软的草地上,把慕容垂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慕容垂呻吟了几声,伤口处渗出几缕黑血,铁武见状脸色忽变,伸手撕开慕容垂伤口旁的衣服,“难道是……”他细细地观察了慕容垂伤口的皮肤,情不自禁地怒声道:“原来慕容评那家伙在箭头上抹了‘见血封喉’,我太疏忽了!”(作者按:见血封喉又名“毒箭木“、”剪刀树“,国家保护的濒危植物,是世界上最毒的植物种类之一。树汁呈乳白色,剧毒,有急速麻痹心脏的作用,一旦液汁经伤口进入血液,就有生命危险。古人常把它涂在箭头上,用以射杀野兽或敌人。)

    铁武忽地又觉得有点奇怪:“平常人一中了‘见血封喉’的毒立刻毙命,为何他还能够支撑这么久,还能够与慕容评交手十数回合?”铁武也顾不得考虑那么多,继续检查慕容垂的伤势。慕容垂的伤口处已经逐渐变黑,黑色缓慢地延伸至他肩膀旁边的皮肤,居然漆黑如墨汁。不过他伤口的黑色蔓延的并不快,似乎有一股能量与毒素抗争,将毒素压制着。“记得教授曾说过,将电脑芯片植入人体会有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,莫非现在电脑芯片已经控制了他的身体,强制压抑住毒素的蔓延?”铁武猜得不错,“见血封喉”中的血循毒素刺激的是人体的心脏以及神经系统,而电脑芯片正好住控制慕容垂大脑神经的,现在有不明物入侵脑部,电脑芯片自然而然地起了反抗作用,将毒素强行抑制住,不过“见血封喉”实在是厉害无比的毒素,电脑芯片也不能完全将之排除出慕容垂体内,只能延缓时间而已。(作者按:血循毒素的种类很多,成分亦十分复杂,毒性作用广泛,危害性也大,其中危害最大的是心脏毒素。心脏毒素的成分是由15-17种氨基酸、60个氨基酸链所组成的碱性多肽,分子量为6000-7000个。)

    “小娃子,跟踪了这么久,有什么企图?再不出来休怪我无礼!”铁武忽地扭头望着一棵参天大树,大树上茂密的枝叶摇晃了一下,一个身穿白衣的妙龄少女一跃而下。铁武奇怪的看了看那个妙龄少女,说道:“原来是个小姑娘,如果是路过的话请快离开,否则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的。”他见是一个少女,也不好再说什么,向她做了个“不要管闲事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那少女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这位大哥,小女子唐婉并无恶意,只是来看看他的。”唐婉边说边指着地上躺着的慕容垂。铁武微微一愣,她已径自走到慕容垂身旁,美目凝视着脸白如纸,无半点血色的慕容垂,那晚发生的事情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,虽然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两人的肌肤相亲,但是自己在守身如玉的飞雪宫规矩之下,从来没和男子如此地亲密过,她心中似乎已经对慕容垂产生了微妙的感觉,现在看到慕容垂瘦削但却英俊的脸,只觉得心如小鹿乱撞乱跳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,我不是有意杀你们的,不要过来!”忽地慕容垂手足乱舞,拼命叫道。似乎他第一次杀人后所受刺激太大,现在中毒昏迷之中居然作起了恶梦。

    “醒醒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唐婉不知道慕容垂为何会突然如同发疯似的叫起来,慌忙抓住了他的手,甫一触碰到他的肌肤,只觉得异常烫手,她呆了一呆,忽地发现了他肩膀上泛黑的伤口,脸色霎时变得惨白,焦急万分地转头对铁武喊道:“这位大哥,他中了‘见血封喉’的毒,你为何还把他扔在这里不管?”唐婉正是当初被青龙堂追杀的女孩,慕容垂带兵抗击慕容评的时候,她已经逃过李庆霸的追杀,她本想暗自取回塞给李香莲的青龙令,但找遍整个邺城都不见李香莲的踪影,只得潜伏在邺城附近,自然邺城所发生的事她也瞧得一清二楚。当她看到一个少年英雄抗击慕容评的时候,料想不到是自己当日与之肌肤相亲的少年,芳心暗暗高兴,她见到铁武抱走慕容垂,便也悄悄跟了过来。她只是想看看与自己第一次肌肤相亲的男子,谁料到居然发现慕容垂中了剧毒“见血封喉”。

    铁武看着唐婉惊惶的眼神,似乎明白了她并无敌意,说道:“姑娘,这小子中的毒,虽然不是特别厉害,但是现在找不到能够解毒的药物,我看他是活不了多久了。”他走近慕容垂,指着他泛着黑光的肩膀,说道:“‘见血封喉’中的血循毒素,已经快要侵入他的心脏,如果一天之内找不到解药,毒素就会入侵大脑,到时候他就算救活也会变痴呆的。”说罢他恨恨地跺了跺脚,慕容垂是自己千辛万苦改造出来的实验品,而且还冀望着慕容垂能够实现自己的诺言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唐婉听到铁武说出“血循毒素”,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,她惶恐不安,颤声问道:“大哥,‘见血封喉’可是厉害无比的剧毒啊,他……他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铁武道:“在这个时代,是无可解救的,幸好我还会一点医术,只要找到几味罕见的灵药,他必会无事,只可惜这几味灵药极难找到,就算找到,时间上也来不及了。”他一声叹息,看着昏迷中的慕容垂,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奈。

    唐婉急道:“大哥,治疗‘见血封喉’需要什么灵药?”

    铁武正欲答话,忽地两人都听到一阵天籁般的念佛声,那声音道:“佛为世间,天上天下最尊。佛为以度世,为施福至今。佛为教诫行,为至今分明。亦为至今,为佛弟子受行,一切天亦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急忙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,只见一个看不出年龄的老和尚手持佛珠款款而来,身旁跟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小沙弥。老和尚白眉飘扬,朗朗的佛经声如同清澈的泉水流淌过来,萧长风竟然在老和尚的念经声中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铁武看着老和尚,虽然看得出此人并没有恶意,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却令铁武感到一丝不安,也无法从老和尚的步伐动作中看出他究竟是不是身藏武功绝学。“竟然有我无法看出武功深浅的人?难道我多年不出现,时代已经改变了?”

    那老和尚一脸肃穆,双手合十道:“老衲佛图澄,因邺城已被燕军攻破,不得已要离开此地,不过老衲见慕容将军率军破敌,英勇无双,只是不幸负伤,因此特来看看慕容将军的伤势。”原来慕容评被铁武用一粒小石头就打断腿骨,极度愤怒,在攻陷邺城之后下令屠城,这也是他攻城后的惯例了。一时之间邺城成了人间地狱,一万余百姓几乎全部被抓来烹煮,佛图澄等人自然无法再在邺城呆下去,好在他武功深不可测,要躲开燕军的追捕易如反掌,一路尾随着铁武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佛图澄说罢快步走向慕容垂,探手拂向慕容垂的伤口处,他手掌过处,蔓延的黑色居然像是收到阻隔一般微微缩了回去。他又回头对身旁的小沙弥说道:“道安,快把‘大还丹’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沙弥道安闻言一惊,忍不住结结巴巴地低声提醒道:“师父,难道您要……那、那可是引火上身啊!”

    道安的话还没说完,佛图澄挥了挥手,轻声道:“道安,难道你跟了为师这么久,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道安脸忽地一红,羞愧地低下头,从背后的包袱中掏出一个古朴的木盒,取出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,递给了佛图澄。

    “佛图澄?”铁武本来对他心存戒备,但一听到佛图澄的名字,似乎呆了一呆,他见到佛图澄甫一出手,立时让慕容垂的伤势减轻,而且毫不犹豫地拿出天下闻名的“大还丹”助慕容垂疗伤,铁武心中暗想:“这个佛图澄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得道高僧,怎的武功如此高强,能够凭体内强劲的内功压制血循毒素的扩散。”他刚生出疑问,立时释疑,哂道:“自从来到这个时代,许多古怪事情我都经历过,或许世上已有许多事情我无法了解。”铁武自然不知道,自从他躲藏在时空穿梭机之后,世事早已变化。正在铁武沉思之际,唐婉正在旁边焦急地看着慕容垂,只见佛图澄挽起大袖,轻轻地将大还丹纳入慕容垂口中,“骨碌”一声,大还丹已然顺着慕容垂的咽喉滑入腹部,佛图澄见慕容垂已咽下大还丹,立时将他扶起,左掌按住慕容垂的伤口,右手大拇指则做匕首状,刺向慕容垂身体的“天牖”、“天髎”、“肩髎”等穴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