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孟听江忍 > 第93章 番外

第93章 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而后几年,这部电影又出了二三部。
  
  《民事诉讼法》老师在大三夏末,在班上放这部电影第一部的时候,孟听看得很兴奋。
  
  她回家就拉着江忍看第二部。
  江忍放下报表,陪着她在ipad上看电影。
  
  午后的阳光洒进来,她趴在他腿上,眼睛很亮看着屏幕里的人:“她很乐观漂亮,又很厉害是不是?”
  
  江忍瞥了眼屏幕里的金发女人。
  他看着长腿上趴着的小娇.妻,笑着嗯了一声。
  
  孟听说:“我也要好好学法律,将来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  他抬起她下巴:“管那些人做什么?”
  他知道她的理想伟大,然而这个世界,他与她过得好就够了不是么?
  
  孟听愣了愣,他偶尔自然而然的发问,让人细想下去,会有些毛骨悚然。
  她的江忍,缺少爱心、同情心。
  取而代之是强烈的独占欲。
  
  她起初不习惯,可是现在,已经能很好地带他接纳这个世界。
  
  她不会和他讲什么大道理,那些在他不羁的世界里,比不上他口袋里一张纸币。她用他最能接受的方式教他去爱这个世界:“因为这个世界越美好,我们的子孙后代越幸福顺遂。”
  他平静无波的眸中,渐渐漾起浅浅的光彩。
  
  他笑了,肯定她的价值观:“嗯。”
  
  她又心软又好笑。
  
  孟听大三的时候还双眼发亮说着自己的梦想,要好好学法律。有两类人必须得知识严谨,不能出错。
  一类是医生,一类是律师。
  
  因为二者,都掌握了别人的命运。
  
  然而当炎热的夏天彻底到来,她老是想吐的时候。她才觉得不妙了。
  江忍本来还在公司,一听到佣人说太太不舒服,立马赶了回来。
  
  江忍说:“怎么了呢?让医生看看,乖。”
  孟听配合着。
  医生说:“恭喜江总江夫人,江夫人有两个月的身孕了。”
  
  她没有心理准备,吓懵了。孟听泪汪汪地看着他,一副可怜到不行的模样。
  她下意识去摸自己平坦的小腹。
  
  江忍也愣了愣,比起她泪汪汪。
  他格外成熟冷静。
  
  先是给医生包大红包送走她,接着亲自打电话给孟听办退学手续。然后让人来看看别墅有什么地方不妥当。
  
  佣人啧啧称奇,先生太冷静了。
  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  
  孟听震惊完了,才明白自己不得不休学一年。
  
  她没当成律政俏佳人之前,她就得当妈妈了。
  她摸摸自己肚子,眨了眨眼睛,半晌才轻轻笑起来。喜悦密密绵绵,它有个很厉害的父亲,家庭也很完整,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孩子。
  
  而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的冷静男人。
  当晚就让高义疯了:“什么什么?突然捐款!”
  
  往发生泥石流的灾区,捐了好大一笔数字的款项。高义看着那后面一堆零,肉痛得不行。
  
  孟听并不知道这一切,她长睫眨呀眨,窝在他怀里。
  
  “你怎么不笑。”她葱白纤细的手指去摸男人冷硬的嘴角,“你不高兴吗?”
  
  他心跳声很有力,好半晌,才在她委屈的动作下,扯出一个僵硬森冷的笑容。
  笑容略微狰狞,她吓懵了一瞬。
  江忍无奈道:“成了宝贝,别折腾我了,我高不高兴,你不懂吗?”
  
  她憋了半晌,在他怀里笑得脸颊粉嘟嘟的,笑声止不住。
  江忍僵硬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,也笑起来。
  
  “我第一次当父亲。”他质朴地发言,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  给你和孩子,世上最好的一切。
  
  孟听睡到半梦半醒的时候,他睡不着,在她耳边问: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
  她迷糊软软嗯了一声,没听清他的话,却下意识回应他。
  他黑眸看着她,笑了。
  
  孩子出生还早得很。他是高兴傻了。
  
  对于江忍来说,他喜欢这个世界有他和她的羁绊,人在百年后,黄土枯骨,孩子见证过他多么爱她。
  
  孟听大三这年,l市发生了一场泥石流。
  山体轰塌,好几个地质专业的学生和老师被困在了大山深处。
  
  她看见这个新闻的时候愣了愣。
  
  她上辈子死那年,是去l市寻找舒杨。舒杨当年也在山里。赈灾人员和资源不够,只能自发组织志愿者救人。
  
  孟听和舒兰,深一脚浅一脚去寻他。喊到嗓音嘶哑绝望。
  就在孟听要去坡下找人的时候,舒兰松开了绳子。
  
  她睁开眼睛就成了这辈子十七岁的孟听。
  多么巧,人祸已然避免,天灾却依然在发生。只是这辈子的舒杨平平安安在学医。
  
  江忍抱住她,亲亲吻她唇角:“不怕,没事。”
  
  他的安慰不是言语,而是无声的行动。
  因为江忍捐出的那笔钱,无数人力和物资往灾区输送。
  
  教师学生们最后都被救了出来,竟然没有一个人死亡。
  孟听看得捂住了唇,也就是说,上辈子的舒杨,多半最后也活了下来。
  
  她去医院做检查检出双胞胎的时候,江忍眸光动了动。又轻轻皱眉。
  
  他知道一个女人为他孕育孩子,本就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,两个孩子在她肚子里,意味着风险。
  
  他最怕的,就是让孟听和风险挂钩。
  十月下了一场秋雨,他看着她渐渐隆起的肚子,担忧和心疼让他坐立不安。
  她醒过来,就看见了十指交叠,一双黑瞳静静看着她的江忍。
  
  她软声道:“江忍。”
  他声音温和,极轻:“嗯。”
  她摸摸男人坚毅的脸颊:“别怕,我要陪着你一辈子的。”教你去爱这个世界。
  “好。”
  
  后来江一斐和江一希出生了。
  萌哒哒的一希流着口水大眼睛扑闪扑闪时,一斐已经会清晰问问题了。
  
  两岁的一斐问妈妈:“妈妈为什么生我?”
  
  人对于生命本源,总是想要探索。
  
  彼时江忍踏着月色回家,闻言笑着静静靠在门边,想听没发现他回家的孟听怎么回答小男孩的问题。
  然后他听见了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答案,她温柔认真说——
  
  “因为有了你们,世上爱爸爸的人,从一个,变成了三个。”
  
  ——end
  (其余番外微博连载,搜索:藤萝为枝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