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五年道士三年模拟 > 044章 借阴债

044章 借阴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陈起离开李家窝棚之后,继续西北而上,此日傍晚,算是碰到了一个大地方,宛城。
  宛城算是个热闹地方了,孟县县城比之不如,车马喧嚣,吆喝无数,三教九流无一不全。
  还未进城,这陈起接连遇到两家出殡队伍,靠近大晚上的出殡也是稀奇事,按理这方世界的的人还是很在意忌讳的。
  两家出殡的队伍不一而足,都是单车一棺,很是简单,无那唢呐哭声,也无灵幡纸钱,棺木之上皆是盖着一层裹着符箓的油布,送葬之人极少。
  耳贼的陈起,陆陆续续听到了一旁稀稀拉拉看热闹之人的议论,两个亡故横死之人皆是女子,乃是什么五什么通的临幸所致。也有唏嘘不止的,这还赶上是大户人家,还能够落个全尸赶着傍晚人少去下葬,换个普通人家,早就席子一卷,随便一埋了事了。
  一群人唏嘘完事,都赶着往城里跑,今儿,是五月十七,宛城大热闹的日子,花魁巡游。
  陈起也入得城内,不由唏嘘,热闹皮下,更为凉薄。
  宛城内有河贯通,这夜幕将至,两岸花灯已经挂起,光连成片,人连成群,倒是颇有稼轩词的景象。
  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  陈起本意是投宿个客栈,以解近日疲乏,不料在一个卦摊前,被耽搁住了。
  人无恩怨,兽有不服。
  这骡子偏偏和卦摊旁边的一只猴子杠上了,死活不走,其实也不怪骡子,原本走得好好地,被一只长眉猴子用小石子给打到屁股上了。
  骡子屁股除了陈起,谁也摸不得,转头呲着牙就要给那猴子一口,原本作为主要攻击手段的尥蹶子,在骡子看来,不如这新生的板牙直接咬上去来得实在。
  却见那小猴子,长长的眉毛,一看见陈起,急忙低下头,躲到了一位老者身后,两只小爪子抓着老者的衣摆,露出半个头和眼睛,有些好奇地看着呲牙咧嘴的骡子。
  卦摊斜立着一个幌子,土黄布料,上书:摸骨算命。
  卦摊的主人是个老者,虽然不是个瞎子,不过貌似眼神也不太好,正准备收摊之际,遇到了这档子事情,急忙搭话。
  “道长,实在不好意思,这狸儿怕人,平时也不顽皮,今天不知道怎么的,惊到道长坐骑了,实在抱歉。”
  “老丈莫要在意,这骡子皮厚着呢,没个什么事情,不如老丈给贫道算一卦吧。”
  老者一个诧异,道士给自己算算卦很正常,不过你一个道士让一个街边算命的给自己算卦,这个多多少少有点玩笑了。
  看出老者的疑惑,想来这是自己的处女卦,不由地还带着一丝兴奋,陈起忙道。
  “不怕老丈见笑,道家五术中命术、相术,贫道属实不精。”
  老者停下了收拾摊子的步骤,重新摊平了卦布,折扇一开,颇为自信,十分干脆。
  “道长是测字,还是看相?”
  陈起选了测字,除了练习画符,压根就用过毛笔地陈起,在纸上写了一个字,静,还算方正。
  老者看着这个静字,似有所思,而后讲来。
  静者,左青又争。
  青,未成熟庄稼也,未熟,兼有风雨,收成未定,意为前路茫茫,不知尽头所在何方。
  争,从爪从又从手,引也,道长此字左重右轻,青字偏重,茫茫之意无尽,争字不强,却在青旁,意为无奈。
  “地煞灾难当,再度拜爹娘,妻儿有刑克,道艺押身强,这句顺口溜送与道长。”
  虽说陈起第一感觉是这老者有些穿凿附会,强行掰扯,不过最后那句顺口溜,倒是让陈起又冷不丁想起了老头子留下的偈语。
  “道长骨骼远观有山,近看藏水,或许山蕴有玉、江藏有珠,不如让老朽摸上一摸。”
  听到这句十分油腻的话,陈起内心呵呵,你个老玻璃,贫道的身子,你是得不到的。
  “老丈快看,花船来了。”
  两岸喧嚣,河内花船荡来,红幔花艳,红船内有丝竹之乐,更有唱词传出。
  三唱三叹,儿时曲,一曲别离又相遇。
  台上戏,台下的人可记起。
  台上花开又一季,台下风雨几时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